首页  »  欧美性图  »  [玄幻]魔睺罗伽(全)-6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玄幻]魔睺罗伽(全)-6

  第十一章

  天界贵客要来魔界的消息像一阵风一般迅速吹过善见城的大街小巷,很快,魔族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条消息,虽然各人所听说的情况有些许出入,但是人人都热切地盼望着一睹天界贵宾的风采。毕竟天界和魔界已经有百余年都不曾再互相沟通了,这次天界贵宾前来就表示天界魔界有望重归于好。

  与此同时,善见城里开始了积极的布置,爲了迎接这次贵客的到来,修罗王已经命令善见城的所有居民必须做好迎接的準备,让整个善见城都焕然一新。很快——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善见城已经被装点得如同举行庆典一般,华丽而隆重。

  从这次修罗王如此重视天界贵宾来访的事情来看,这次来的几位贵宾身份一定非同一般。魔族民衆如此猜测着,善见城内一时民衆气氛高昂到极致。

  天界·天冥城与魔界一样,天界也有一座中心城,唤作天冥城,建于擎天高峰之上,终年被云雾环绕,日月普照。这便是天界统治者们所居住的地方,其他民衆则居住于一些稍低矮的山峦之上,衆星拱月般环绕着天冥城。天冥城的东端边伫立着一座白塔,唤作摩伽神塔,天界之主帝释天便居住在这里,而四大神将的寝殿则悬浮于神塔的四个方位,时刻守护着摩伽神塔。

  摩伽神塔帝释天的神殿内,一声金色华丽长袍的因陀罗·帝释天沈稳地靠在座椅上,金色的瞳孔半闭半睁着,那优雅的面容说不出的俊美和迷人。而一名白衣的女子安然伏在帝释天的膝前,一头蓝色的长发遮住了面容,让人看不出其的真实面目。

  「伐楼那,是时候了,你该离开了。」

  突然,帝释天低不可闻地歎了口气,擡起手臂,指了指殿口的方向。

  「陛下,我——」

  女子猛然擡起头,露出一张秀美如莲的俏丽面容,明豔的蓝眸如同海洋般澄净深远,赫然便是天界四大神将之一的水神——伐楼那。

  「你们明天还要带迦楼罗公主去魔界,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因陀罗歎了口气。

  「陛下,您爲什麽这段时间一直躲着我?」

  伐楼那却不依不饶地看着帝释天,要求他予以答覆。

  「这段时间我疏忽了你是我的不对,」

  帝释天安抚着伐楼那的一头蓝色秀发,「可是我们这样做让民衆知道了总归不大好。」

  「那您就要让我受委屈麽?」

  伐楼那气愤地猛地站起身,转身背对帝释天生闷气。

  「好,好,好,是我不对,行了吧?」

  帝释天讨好地微笑着,一把搂住身前的人的腰肢,将其拥进自己的怀里,令其坐在他的膝盖上。

  「就因爲您害怕其他人发现天帝和水神有私情,您就一直要冷落我?」

  伐楼那还是很生气,忍不住以下犯上质问自己的上司同时也是自己的情人——因陀罗·帝释天。

  「你知道的,我是已经娶过王后的天帝,而你一直被民衆视爲高不可攀的圣女,如果被人发现我们的事,——你想想会是什麽后果?」

  这麽一说来,伐楼那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确实,这样的事传出去对自己对陛下都会不利,会降低他们在民衆心目中的地位。

  「可是,我明天就要走了,陛下……」

  伐楼那转过头来,双手捧住因陀罗俊美的脸庞,热情而诱惑地吻着他的双唇,「我一刻都不想和您分开……」

  最后一声歎息落入两人亲密舌吻的唇间,化爲无痕。

  良久,两人才分开亲热的嘴唇,伐楼那幽幽地看着帝释天:「让我再服侍您一晚吧。」

  帝释天怜爱地轻抚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微笑在在她唇上落下最后一个温柔的吻:「好。」

  说罢便一把横抱起伐楼那柔软的娇躯,向着寝殿后偌大的浴室走去,一路走去,两人的衣物也一件件滑落在地板上,直至最后两人走到水雾氤氲的浴池边,两人全身上下都已不着寸缕。

  帝释天小心翼翼地将伐楼那赤裸的雪白身体放进漂浮着鲜豔花瓣的温热池水内,接着在伐楼那火热的目光下,也缓缓将自己健硕优雅的男性躯体也浸入热水里面。

  「陛下……」

  伐楼那像一尾美人鱼般游到帝释天身边,随手拿起池边一块柔软洁净的丝巾,浸水打湿后,开始缓缓地在帝释天背上擦拭,「让我爲您擦背吧。」

  说罢,便开始以一种折磨人的速度和力度开始在他背上温柔地擦拭起来,帝释天忍不住惬意地歎息了一声,安然地享受着伐楼那体贴的服务,慢慢的伐楼那的动作开始大胆起来,她双臂自帝释天身后搂住他劲瘦的健腰,右手拿着湿漉的丝巾温柔地自男人厚实的胸膛向下擦拭,其间左手也留恋不已地在他结实的左胸肌上摩挲,然后双手绕下,开始抚摸男人结实性感的腹肌,最后才慢慢地顺着他结实的腹部线条诱人地向下滑动,一直到触到天帝那雄伟的帝王力量,她才像触电般猛地缩回手。然而,这不过是个欲擒故纵的小伎俩罢了。

  「遵命,陛下。」

  伐楼那一把握住那根目前呈现半软半硬状态的男性象征,轻柔地上下摩擦着,顿时那东西一下子兴奋得整根都坚硬昂扬,像把骄傲的弯刀,在她柔嫩的手心里微微颤动。

  「含进去,宝贝。」

  帝释天半眯着眼,看着面前的伐楼那俯下身,一头湿漉的蓝色秀发披散在雪白的皮肤上,形成极爲抢眼诱人的视觉效果。他忍不住微微擡高自己的臀部,让自己昂扬的玉龙露出水面。

  伐楼那沖因陀罗露出一个娇媚的笑意,然后低下头,慢慢的,一点一点将男人雄伟的火炬吞进了嘴里。

  「喔——」

  因陀罗快活地闷哼,忍不住缩紧腿部肌肉,感受龙根被温热的口腔包围的无上快感,更要命的是女人那柔腻的舌尖还好死不死地总是顶在他的龙眼上暧昧地滑动,要不就是顺着他青筋毕露的龙身转动,这感觉真是无比的折磨和享受啊。

  帝释天注视着水神那迷人殷红的小嘴一上一下吞吐着自己硕大的分身,将自己的阴茎包皮吸吮得油滑水亮。然后她吐出自己的硕大,用那水汪汪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然后伸出粉嫩的小舌尖,像是在品尝美味的甜点一般一遍遍舔弄着他的粗茎,那情色的画面逼得他几乎瞬间崩溃。

  「陛下,你真好吃。」

  她伸出舌尖色情地舔弄着自己的红唇,像是一只偷腥的母猫正在回味美食的余味。然后她再次伏在他腿间,托起自己浑圆的双乳,刻意挤出一道深邃柔美的乳沟,然后将男人的龙茎夹在中间,开始了上下滑动。

  「你这小妖精!」

  帝释天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开始渐渐濒临失控的边缘,忍不住又爱又恨地叫着自己腿间的伐楼那,她娇笑着挤弄自己粉嫩的乳肉连带挤压中间那根坚硬的男性粗肠,逼得他那玩意更加坚硬滚烫。

  最后,她再次将他整根吞入温暖的口腔内,像是要将男人的白浆吸出来一用力停地吸吮着自己的龙头,这景象教男人忍不住心头一热,再次闷哼出声,抵着伐楼那的喉咙开始喷射起雄性的精液来。

  「啊啊——啊——」

  因陀罗低吼着,快活地在被天界尊爲圣女的伐楼那嘴里狠狠地狂泄如注,将所有炽热的火焰都喂进她的小嘴里,而伐楼那则毫不忌讳地一股股地将帝释天射出的精露全都吞了下去。

  直到最后帝释天心满意足地停止喷射,他才从女人嘴里抽出自己的巨物,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小脸:「吞进去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

  伐楼那依旧娇媚地笑着,意犹未尽地舔弄着自己的红唇,「能品尝到天帝的精液的女人这世界上能有几人?我应该谢谢您才对。」

  帝释天笑了:「你这坏东西,这麽淫蕩,哪有圣女的样子?」

  「那是民衆自己认定的,我又没说我是圣女。」

  伐楼那满不在乎地道。

  「那谁叫你平时一副神圣可侵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民衆当然以爲你是个冰清玉洁的女人。」

  帝释天微笑道。

  「什麽叫『以爲你是个冰清玉洁的女人』?我不冰清玉洁吗?」

  伐楼那撒娇地嘟起嘴质问帝释天。

  「当然不是。」

  帝释天摇摇头,调侃自己的小情人。

  「那是什麽?」

  伐楼那不满地追问。

  「其实他们都没发现,其实你的身体里是这麽热情的一只小野猫呢!」

  因陀罗大笑出声,大手握住面前两团高耸坚挺的粉乳,邪佞地挤捏着发红的乳尖,将那柔嫩的乳蕾挤得又红又翘。

  「嗯——您好坏,陛下……」

  娇柔地歎息着,伐楼那光裸的玉体滑入帝释天怀里,红唇热情地贴上男人的双唇。热吻着小女人甜美的红唇,帝释天一把扶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翻身一把压住雪白娇躯,将她的后背抵在浴池边上,迫不及待地擡高她一边粉嫩的玉腿,握住自己重振雄风的巨龙,对準那娇小绽放的媚穴儿猛地用力一挺——「啊——啊——您进来了——」

  随着男人有力的挺进,伐楼那娇媚地呻吟起来,小穴儿紧紧收缩。那又软又嗲的声音真是媚到了骨子里,听得男人浑身酥软,同时又热血沸腾。

  「宝贝,你好热、好小!」

  因陀罗兴奋地闷哼着,在那不断收缩、舒张的紧窒空间内放纵着自己硕大的巨兽深入浅出,勾引那敏感的花心绽开。那朵粉红的穴花儿真是太美太媚了,每次他刚抽插几下,小东西的蜜穴就开始泌出「滋滋」的水液声,仿佛是瞬间花蕊里就充满了湿濡的香露。

  「陛下,深一点,深一点——啊——」

  女人媚叫着,因爲体内那股奔腾的狂火被男人不断撩高,她只得顺着本能吸住那根粗壮的龙根,一波波地挤压他贲张的分身,温软嫩滑的穴肉更是销魂蚀骨地包裹着他的龙根蠕动,绽开的花心则嵌入他滚烫硕大的前端,被迫张开小小的缝隙接纳他圆硕的龙头戳入。

  「你很喜欢是吗?」

  因陀罗欣赏着身下小女人在情事中的媚态,红唇娇豔欲滴,粉乳娇挺,纤细的玉腿颤抖着,腿窝处已经腻满了湿濡的媚液,方便娇小的幽穴吞吐男人的巨物。

  「嗯,陛下——我喜欢——喔——我要泄了——」

  激情难耐地扭摆着纤腰,小女人摄人心魂地呻吟着,双腿紧紧地圈住男人的健腰,同时那诱人的深处再次紧紧抽搐,一股股玉液流泄而出,被激情猛干的男人抽插得四处飞溅。

  「喔——啊啊——」

  小女人娇媚地喘息着,腿间的小喷泉被男人抽插得止不住不停往外喷涌,像沸腾的水液不停从湿漉漉的穴口处喷洒出来,那情景美得叫男人几乎忘了如何呼吸,而腿间的力量却越发坚硬硕大了。

  「嗯——陛下——」

  她双手无力地搭在男人的宽肩上,腿间被男人恣意进出,花心外翻,粉红的花蕊里滑腻腻的蜜液一股股向外流出,被男人捣弄出不堪入耳的湿滑水声。她忍不住重重地喘息,小腹内狂猛的快意翻腾,男人突然的重击让她忍不住再次吟叫,又一场高潮的浪水从腿间喷出,男人则趁机抽出,湿漉的娇穴口顿时喷出一道绝美的水弧,洒得满池的水都是波纹。

  「好美——难怪他们叫你『水神』。」

  坏笑着调侃着伐楼那,因陀罗再次挤入那朵娇嫩的花穴中,满满地挤入,藉着润滑更顺利地将她深处的小子宫挤开,将龙头喂进那湿热的子宫里,刺激得小东西再次水液四溅,玉腿激颤,乳浪乱晃。

  「您好坏——陛下——」

  伐楼那娇喘着露出妩媚的笑意,突然一把将男人推倒在池中,而她腿间紧紧嵌着男人的火龙,跨坐在男人的腰上,如女王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男人。

  「陛下,你好强壮呢!」

  伐楼那激情难耐地爱抚着天帝因陀罗强壮的男性躯体,张开双腿,露出自己腿间和男人亲密嵌合的一部分,那粗壮的龙根将她体内湿热的花肉强悍地撑开,火烫的根头更是抵至女人娇嫩的子宫处,小心翼翼地摩挲着那神圣的空间,诱惑她完全张开。

  小穴内娇嫩的媚肉随着男人强而有力的抽送变得愈发火热湿润,她眯起眼,感受着那粗弯的男性力量一下下摩擦着她紧窒的蜜径,刺激得她泄出更多粘滑的春液。她忍不住张开小嘴,舔弄着自己干渴的下唇,粉臀前翘,娇美的花儿妖娆地盛开,吞吐着男龙的同时花心处也忍不住滑出一片湿热的香潮,从蜜壶口喷涌而出,湿透了男人的鼠蹊处。

  「你好紧啊,小东西——」

  帝释天低哑地歎息着,突然按住她柔美的双肩,腰臀猛地发力,又狠又深地向上顶弄,蛮龙翻搅着那粉红蜜穴中的嫩肉,龙头更戳入那温润的子宫内,熨烫着那又小又湿的地方。

  「喜欢吗?」

  男人沙哑地在她耳边吐气,然而她什麽也听不见,美妙的快感攫获了她汗湿的娇躯,腿窝处满是滑腻,她的腿间仿佛含进一根烧红的铁棍,子宫被烫得湿漉漉的,泄出好多散发着芸香的晶莹来。

  「陛下,我爱您——哦——再深一点——」

  女人急促地喘息着,身下健美的野兽已经不满足仅仅占有她的体内那窄小的区域,开始蠢蠢欲动地在她身上其他地方攻城掠地。

  粉嫩的双乳被恣意搓弄,曼妙的蛇腰扭动,被池水浸湿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香肩上。她被一波波汹涌的快感淹没,只得咿咿呀呀地娇吟着,身子软绵绵地倒在男人强而有力的胸膛上,贴着男人胸脯娇虚地喘息。

  「这麽快就不行了吗?」

  帝释天戏谑地在她耳边轻笑,双手托住她雪白的俏臀持续在女人濡湿的腿窝间进出,勾引出一波又一波香液。

  「不行了——我好累,陛下您太强了——」

  她娇弱无力地娇喘着,小嘴突然被男人堵住,紧接着男人的火龙再次攻入她的小穴,撑开那片紧窒的香软,摩挲里面水嫩嫩的腔肉。

  「啊——啊——」

  她的子宫羞耻地收缩起来,不断地绞紧男人粗硕的茎首,同时一波波湿腻从她腿窝处泄流出来,如同热油般浇上男人的阳物,同时媚穴也加紧吸吮男人的肉棒,可是他实在是太大太粗了,教她又舒服又煎熬。

  「陛下——不要放开我——嗯啊——我要您——」

  她的脑子陷入晕眩的橘色快感蒸腾中,整个身子像着了火一般滚烫炽热,水蛇般的腰肢扭动,蜜穴内被男人持续贯穿,穴口处更被摩擦出白色粘液,无比淫靡地粘在男人筋脉贲张的粗龙上,随着男人快速的进出她的娇穴也发出湿滑的摩擦声,唧唧作响。

  「你真美,伐楼那。」

  帝释天由衷赞歎着,粗热的前端抵到一团湿嫩的柔软,层层叠叠的嫩肉如同丝绸般包裹住他的阳刚,他忍不住再次向上顶弄,戳进深处狭窄的缝隙中,让女人贞洁的子宫完全吞没他火热的龙头。

  「啊呀——」

  子宫被再度毫无保留地贯穿,她尖叫起来,敏感的湿穴再次收缩,香甜的蜜液顺着他的龙根潺潺淌下,流进浴池的热水中,蒸腾出满室淫香。

  这样的美人在怀,躺在温热的浴池中享受美人销魂的身体,此刻他也可以暂时放下心头百般纠结的难题,放下这次向阿修罗主动示好的不甘,好好感受美女香穴的极致快感。

  「陛下,您的那个——啊——好热啊……」

  伐楼那粉臀抽搐,蜜穴再度绞紧男人的巨龙,粉乳蕩漾,紧窒的里面更是再度收缩,绞紧男人火烫的雄壮。

  「哦,我要射了!啊,宝贝,好爽!」

  他满足地低吼着,握住身前的纤腰不顾一切地挤进女性娇嫩的子宫内,狠狠地喷出男性炽热的种子,一波又一波狂射。

  「嗯啊啊——」

  伐楼那娇喘不止,跨坐在男人强健的大腿上颤抖个不停,汗湿的娇胴疲累地倚靠在男人身上,双手抱住男人雄伟的胸膛,任由男人雄伟的龙头在她娇小的子宫内激颤,射出满满的火热白液。

  满足地射出所有积存的欲望,男人厚实的胸膛上下起伏着,他托起她的小脸,再次深情地吻了吻那粉嫩的唇瓣:「宝贝,我爱你。」

  「我也爱您,陛下。」

  伐楼那双手勾住面前俊美的男性容顔,虚脱地娇笑着回吻着男人的嘴唇。

  男人脸上漾起充满欲望的笑容,充斥在女人体内的猛兽再度硬挺,他一把抱起女人湿漉的胴体,下身持续贯穿着她的粉穴,再度将她放置在浴池边上,健美的高大身躯再度压上她:「我们再来一次吧。」

  「是,陛下。」

  女人充满期待和渴望的眼神也毫不掩饰地看向因陀罗,两人赤裸的身躯再度交缠在一块,很快男人激情的低喘和女人娇媚的呻吟再度充斥在浴室内……

  然而,两人都没发现,在浴室的一墙之隔,一双火热的眼神正透过墙上一处缝隙偷窥着这场活色生香的男女活春宫,而偷窥过程中这双眼睛的主人也不由自主地抚慰着自己的身体,显然是被这样的画面弄得欲火焚身。

  迦楼罗公主自墙上移开眼,看向墙边的铜镜中,发现自己双眼里已满是媚态,赤裸的雪白身体布满了被自己揉出的红印,不由得羞涩得小脸俏红,连忙跑到自己的小床上,用床单裹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她的寝殿和浴池只有一墙之隔,因此她很早以前就开始偷窥自己父王和水神的私通,每次看到自己父亲将那根又粗又长的东西插进伐楼那的身体里,她都会感到身子一阵阵的发热发烫。她并非情窦初开的少女,自然知道自己是情动的反应,也正是这个认知每每让她羞惭不已,不知道怎麽处理自己身体内的骚动。

  父亲一直将她保护得很好,因此二百多年以来都不曾让她过多地接触别的男人,最常见面的也不过是几位神将,但是他们平时都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甚至伐楼那,若不是偶然偷看到父亲和她的做爱画面,她简直不敢想象那就是被天界尊爲圣女的水神,在被父亲抚摸和疼爱时,伐楼那总是叫得特别——放蕩和诱人,也正是这种声音让她每次总是面红心跳,全身颤抖,然后下身很快就会湿润,对于这种情况,她总是自我抚慰来舒缓欲望,时间一长竟迷失在那种快感中,但是这种行爲总让她有种罪恶感,不知如何是好。

  她知道自己极其渴望一位成熟强壮的男人,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她被困在金丝笼里两百多年的心,她需要释放,渴望一个能让她依靠也能拥抱她的臂膀。所以,这次,她主动要求父亲让她去魔界,她想好好地放松自己,一直被困在这宫中,她会觉得自己像一只困在笼中的金丝雀,无论如何也无法展翅高飞。

  璀璨的金眸垂下,迦楼罗绝美无双的容顔罩上一层淡淡的伤感,慢慢地沈进黑暗中……

  ***********************************

  好了,传说中的金翅鸟加入战局,小蛇的劲敌出现了!(我好像是剧透了?

  **************************************

  相信大家都不会喜欢爲了写H而写H,情节也很重要!本章无H,纯情节,不喜勿入!不过下一章,麝手保证一定会带给大家惊喜!

  ***********************************

  第十二章

  魔界·善见城今日便是神界四大神将和神界中传闻中豔绝天界的迦楼罗公主到访的日子。

  善见城内早已张灯结彩,生活在湖中的人鱼们也都露出水面,好奇地看着善见城里热闹非凡的景象,魔族有头有脸的贵族们都齐聚善见城修罗宫前巨大的广场上,而高高的台阶之上,阿修罗坐在中间的黄金皇位上,俊美无比的面容似睡非睡地半眯着眼,四大魔帅分别坐在他的两边。

  突然,南方的天边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芒,如同彗星般瞬间掠过半空中,四大魔帅不约而同地擡头,然后鸠般茶低声道:「陛下,他们来了。」

  「很好,」

  修罗王根本没完全张开眼睛,坐在座位上慵懒地摆摆手,「你和魔睺罗伽去吧。」

  「是,陛下。」

  魔睺罗伽和鸠般茶立即起身走到台阶边上,翘首而望南方天空。

  鸠般茶转头看了看魔睺罗伽,突然低声道:「沐月,你还不準备原谅我麽?」

  魔睺罗伽全身披着冰冷的铠甲,因而完全看不出她的真实表情,她像一尊白银雕像动也未动,仿佛没听见鸠般茶的话一般,手指一挥,一道耀眼的银色光芒瞬间撕开虚空,她跃身而起,在衆魔的惊歎中,脚下出现了一头狰狞无比的九头蛇,而她则披风凛凛立于九头蛇背上,向着南城门飞去。

  鸠般茶无奈地歎了口气,右手伸出,合指,轻轻一弹,一道蓝色光芒射出,瞬间化作一只有着蓝黑色羽毛和一对发光魔眸的猛禽。

  死神枭!

  这便是鸠般茶的坐骑,他跃上鸟背,冰冷的唇间吐出一句魔语,死神枭仰头尖鸣一声,也迅速跟上前方九头魔蛇的速度,一路直奔南城门入口。

  两人在南城门上空停下,看着远方的天空中隐隐约约出现了几个模糊的小点,下方凑过来看热闹的魔族们顿时欢腾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着即将登场的几位天界的贵客。

  几乎是瞬间,五个骑着坐骑的身影已经近在眼前。鸠般茶一眼望去,认出了领头的是四大神将之首太阳神苏利耶,他胯下骑着一匹神骏无比的独角兽,金色的发丝如同阳光般耀眼,雪白的肌肤和金色的眸子,衬托得他更俊美不凡,只见他擡头远远地看向他们,眼光却是落在鸠般茶身边的魔睺罗伽上,像是感兴趣般看了好几眼,这状况不由教鸠般茶面色微微阴沈。

  而另一边骑着月斑海马的自然是水神神将伐楼那,她一头蓝色的长发和秀美冷漠的面容很是惹眼,传闻水神伐楼那一向个性淡漠,若神圣不可侵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而身后一身浓黑色长袍,黑发黑眸的应该就是死神阎摩了,他脚下踩着一只巨大的黑焰凤凰,一身黑色存在感十足;至于最后一个紫发红眸的俊美男子自然是火神神将阿耆尼了,他鲜红的披风猎猎作响,红眸更带着几分天界中难得一见的妖冶,身下一朵妖豔的红莲更是燃着鲜豔异常的红焰。

  然而,最引人注意的却是四人包围的那只无比华丽的金翅神鸟,它比四位神将的坐骑的体型加起来还要巨大,鸟背上是一座华丽的布蓬,想来迦楼罗公主必然在里面。然而白纱遮住了布蓬,让人看不清里面的迦楼罗公主的具体情形。

  看到鸠般茶的目光一直盯着金翅神鸟上的布蓬,魔睺罗伽忍不住低不可闻地唾弃了一声,隔着面具狠狠地瞪了鸠般茶一眼。

  五位天界贵客在距离鸠般茶和魔睺罗伽两人仅有几十丈的距离时,突然朝着地面上俯沖而下,落在城门口前,顿时兴奋的魔族民衆们都忍不住蠢蠢欲动,想凑过去看个究竟,如果不是有守城侍卫维持着秩序,估计他们早就不顾一切地扑过去了。

  魔睺罗伽和鸠般茶也落下,从自己的坐骑上跳下来,向着前方的几位贵客走去。

  四大神将已经各自从坐骑上下来,苏利耶则走到金翅鸟跟前,对着鸟背上的布蓬里的迦楼罗道:「公主,请下来吧。」

  布蓬里面低不可闻地应了声,然后一个纤柔的身子慢慢地探出来,正当鸠般茶走到他们面前时,擡头正好看到这一幕,但见那公主慢慢地擡起头来。

  迦楼罗有些忐忑地从自己的布蓬里走出来,她知道现在外面必然都是赶来看热闹的魔族们,这情形让她有一点点紧张,低头伸出手握住苏利耶的手臂,让他引着自己从金翅神鸟背上下来,她才敢慢慢地擡头,然而擡头的一瞬间,便看到了迎面朝她走来的男子。

  面容冷峻,剑眉跋扈,一头粗狂的黑发后梳,露出男人饱满高贵的额头,深邃的五官散发着不可忽视的惊人压力,性感而富有棱角的鼻梁完美挺立,但最夺人眼球的却是那双幽蓝如同冰海的眸子,冷漠却多情,像是会瞬间冻结空气,但那独特的气质却是散发着无法忽视的男性魅力,一袭深蓝金线镂细边长袍裹住那魁梧结实的男性躯体,他站在她面前,让她有种无形的压力,感觉自己好像瞬间矮了一截,让她有种想要后退几步的沖动。但下一瞬间,他们的目光撞上,她看到男人漂亮深沈的蓝眸中绽出惊异和不可思议的光芒。

  鸠般茶惊呆了,面前的迦楼罗公主一头飘逸的金发,雪白的肌肤几乎吹弹可破,无论是粉雕玉琢的琼鼻还是水汪汪的银色眼眸都堪称完美无瑕,看来传闻迦楼罗公主爲天界奇葩的传闻不假,可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她爲什麽长得和魔睺罗伽的真实面目如此相像?

  迦楼罗公主几乎除了头发顔色和魔睺罗伽不一样之外,五官轮廓和瞳孔顔色都像极了魔睺罗伽,据他初步观察,两人至少有八成相像,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将两人的身份弄错。

  鸠般茶诧异无比地将视线转向身边的魔睺罗伽,但见她也一动不动地看着迦楼罗,想来也是被眼前的情形惊住了。

  这是什麽情况?

  鸠般茶无声地询问着魔睺罗伽,但是下一刻魔睺罗伽回过神来,像一尊白银雕像转了转头,看向朝他们走来的五位天界贵宾。

  「多谢两位前来迎接,我代天帝向两位问好,」

  苏利耶彬彬有礼地行过礼又指着其他几人说道,「这几位相信两位都不会陌生,这是阿耆尼、伐楼那和阎摩,——还有这位,这是天界的公主——迦楼罗。」

  迦楼罗羞赧地点点头,眼睛不敢擡头看鸠般茶,低声道:「你们好。」

  「来,迦楼罗,这位是魔界的四大魔帅之一的蓝魔帅——鸠般茶,而那位,——那是魔界的银魔帅魔睺罗伽。」

  苏利耶继续彬彬有礼地介绍道。

  迦楼罗也温顺地一一行礼,样子说不出的楚楚动人和柔美,这完全不同于魔睺罗伽古怪冷漠的风情教鸠般茶又是微微一愣,魔睺罗伽不着痕迹地再次瞪了鸠般茶一眼。

  「修罗王等候各位已经多时了,我带各位去见我们陛下吧。」

  鸠般茶恢複往日冷漠的神情道。

  「如此一来甚好。」

  水神伐楼那冷冷道,她有意无意更眯起眸子带着警告成分地盯了鸠般茶几眼,刚才她看出来鸠般茶似乎对迦楼罗有兴趣。不行!迦楼罗绝对不能和魔族的男人混在一块,尤其是鸠般茶,传闻魔界四大魔帅之首的鸠般茶极爲擅长魅惑,虽然性格冷淡,但是却是一个极爲俊逸迷人的男子。今日一睹风采证实传闻无误,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让迦楼罗和这种男人有过多接触。

  但鸠般茶似乎未感受到她的敌意一般,淡然地转身与魔睺罗伽领着五人向着善见城城内走去。

  「快看,那就是天界公主!」

  「哇!好美啊!不愧是天界公主!」

  「真是一个大美人啊,她简直比浅草妖姬和淩草妖姬姐妹花还要漂亮!」

  ……

  围观的群衆都惊歎于迦楼罗的美貌,让迦楼罗更加害羞不已地红着脸低下头去,不敢再注视周围的魔族们。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声地叫道:「这麽漂亮的小妞,要是能把她衣服脱光了该多好!大家说是不是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教迦楼罗脸霎时变得羞愤起来,脸红得更加厉害了。

  而更教她羞愤的是,周围围观的魔族们居然大声地叫好起来,都喊着:「对!把她衣服撕掉!」

  「要是把她上了,那感觉肯定不错!」

  「哈哈,这麽标致的小人,在床上肯定上得很爽!」

  ……

  眼看着周围观礼的魔族们越来越出言不逊,一个个都露出猥琐淫蕩的表情,鸠般茶的面色顿时变得阴沈不已。四大神将更是皱紧眉头,看着周围这些一个个露出猥琐面孔的魔族们,眼中露出了冰冷的杀机。天界公主迦楼罗冰清玉洁不容汙蔑!侮辱她等于侮辱整个天界!

  眼看着事情开始越闹越厉害,有几个色胆包天的魔族居然开始反抗维护秩序的侍卫们,他们看到纯洁无暇的天界公主,心头腾起的欲望一下子就沖淡了理智,忘了现在是什麽情况。有几个魔族更是猝不及防地从地下钻出来,将自己肮髒的魔爪伸向正害怕地蜷缩着的迦楼罗公主,然而他们手却没有机会碰到迦楼罗的一片衣角了。

  「哧——」

  血肉四溅,那名色胆包天的淫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被瞬间斩断,甚至还来不及感觉到疼痛,眼前又是几道淩厉如闪电的蓝色光芒划过。

  「哧哧——」

  鸠般茶手臂上的逆锋魔冰刃瞬间折叠回收,化作手臂上的臂腕。而那一阵血雨腥风还来不及散去,被逆锋魔冰刃瞬间斩成几段的魔族身体无力地摔在地上,晕开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这血腥恐怖的情形才稍稍提醒了周围喧嚣的魔族们,他们面前到底站的是何人。

  四周一下子变得哑然,静得连断裂的肢体在血泊里挣扎的声音都显得特别清晰。

  「还有人想乱动吗?」

  鸠般茶如同寒冰般的蓝眸迅速扫过街道两边受惊的魔族们,凡是被他的目光扫到的魔族们都浑身发颤,集体往墙角的方向再退上几步,生怕靠近了会被他揪出来以儆效尤。

  「好了,你吓到我们公主了。」

  阎摩走上前来,拍了拍鸠般茶的肩膀。

  鸠般茶转身,看见迦楼罗蜷缩着身子,娇躯害怕地颤抖着,紧闭着眼睛不敢看面前这残忍的一幕,那神情实在楚楚可怜的紧。

  「对不起,公主,让您受惊了。」

  鸠般茶行礼道歉。

  迦楼罗尝试着慢慢张开眼睛,正好对上鸠般茶一双澄净幽蓝的魔瞳,忍不住心髒开始砰砰乱跳,吸了口气勉强笑道:「没什麽,我知道你是在帮我。」

  语罢,更是沖鸠般茶微微一笑。

  沐月如果也对他微笑该是什麽感觉?鸠般茶在这一刻无比好奇,因爲,面前这酷似魔睺罗伽真面目的美人对着他浅浅一笑,顿时春风和煦,万鸟齐鸣,实在是倾国倾城不能形容其美貌万一。

  见鸠般茶有些微微的失神,魔睺罗伽更是心头无名之火升起,走到鸠般茶身后不着痕迹地踢了鸠般茶一脚,鸠般茶立即回头,看到魔睺罗伽怨恨的目光几乎要从面具后射出来将他烧成灰烬,他忍不住又是一愣。

  他的小宝贝吃醋了!她肯定吃醋了!

  鸠般茶得意地想仰天长笑,但是好像目前情况不太适合,他只好强压下心头的这份窃喜,带着神界的五人继续前行。

  由于鸠般茶先前的威慑衆人的举动,这次倒没有人敢再生事端。一行人顺利地穿过善见城,一路来到修罗宫前的巨大广场上。

  「陛下,他们来了。」

  夜叉低声在修罗王耳边道。

  「唔。」

  修罗王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夜叉和紧那罗同时起身,一起走到看台的边缘,目迎七人一同走上台阶上来。

  待一行人都上了台阶后,修罗王大笑着朝他们走了过去。而见到修罗王走过来,这一群人连忙行礼。

  「参见修罗王陛下。」

  「不用行礼了,」

  修罗王笑着扶起几位来自天界的贵客,「你们远道而来,这一路上可还好?」

  「陛下,我们一路上都很顺利,多谢关心。」

  客套的话还是不能不说,伐楼那微微欠身道。

  「那就好。」

  修罗王最后目光落在那酷似魔睺罗伽的迦楼罗身上,也是微微的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就是天界里最美的迦楼罗公主吧。」

  迦楼罗俏脸一红,低声道:「迦楼罗参见修罗王陛下。」

  「免礼,都说了不必再行礼了。」

  修罗王笑着责备了迦楼罗一句,迦楼罗脸一热,头埋得更深了。

  但见身后的紧那罗突然两眼发光,像守财奴发现了黄金一样死死地盯着迦楼罗,好像口水都要流出来一般。见状修罗王也只得无奈地歎了口气,摇了摇头。

  「喂!注意点!」

  发现身边紧那罗的异样,夜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拿手肘狠狠地撞了紧那罗一下,提醒他别失态。

  紧那罗连忙回过神来,赶紧擦自己嘴角的口水,但见那个一声蓝色纱衣的女子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这才发现对方竟是个气质独特外表姣好的大美人!再看看周围的几个人,哇塞!居然都是些美人!难道天界都是些美人吗?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去天界,因而对天界四大神将也基本上一无所知,第一次见识到天界的四大神将的真面目,不禁色心大发了。

  「喂!」

  夜叉在后面忍无可忍地踢了紧那罗一脚,「拜托你收敛一点。」

  「收敛什麽啊?」

  紧那罗不甘示弱地回过头瞪了夜叉一眼,「难得看到这麽多美男美女,要是能把他们都收入我的后宫……」

  「变态!」

  夜叉鄙视地看了一眼紧那罗,决定以后一定要和这家伙划清界限。

  「好了,你们几位一定很累了,来吧,我已经吩咐了手下爲你们摆宴洗尘!」

  修罗王大手一挥,地面上顿时铺开一条鲜豔的红地毯,几位侍女迅速往地毯上洒花瓣——这便是魔族迎接客人的最尊贵礼节。

  几个人踩着铺着花瓣的地毯一路走进修罗宫的大殿内,紧那罗故意走在最后,用自己猥琐的眼神在几位客人的某部位扫来扫去,不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夜叉则不动声色地靠边站了好几步。

  修罗宫的大殿里,几位美貌的侍女早已準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酒宴,等衆人都入座之后,修罗王拍拍手,顿时一衆献艺助兴的舞姬便如同花蝴蝶般翩翩入场,随着琴魔们的琴声开始翩翩起舞。

  「魔界果然与我天界不同。」

  阿耆尼看了看四周,不由得感歎道。

  「那是自然。魔族喜好纵情享乐,自然与天界的禁欲主义有所不同。」

  修罗王笑道。

  阎摩看了看四周妖娆起舞的舞姬们,黑眸中顿时透出了几分兴趣盎然。修罗王淡淡看了一眼,心下了然,微微勾起嘴角,再次拍了拍手,顿时几位美貌异常的侍女便从殿后出来,赫然便看到浅草妖姬和淩草妖姬姐妹花也在其中,她们一上来就娇嗔着一左一右勾住了修罗王的手臂。

  「这,这,这是……」

  夜叉顿时目瞪口呆。

  浅草和淩草到底和修罗王是什麽关系啊?她们不是花魔的妻子吗?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陛下,我们来服侍您喝酒。」

  浅草娇笑着端起酒杯,淩草则拿起酒壶爲其注满,然后端到修罗王面前。

  「美人倒的酒当然不能推辞。」

  修罗王大笑着举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夜叉正想着,冷不防一只雪白的手臂已经从他的身后伸出来,勾住了他的脖子,暧昧地摩擦着他。

  「啊?」

  夜叉如遭雷击,他最不喜欢魔界里这种酒池肉林的事情,好吧,他一直有些性冷感。当下突然身边多出这麽个陪酒的妖媚魔女,让他举止有些拘谨起来。

  再看看其他几位,苏利耶和阿耆尼也是一脸冷淡,全无兴致的样子,惟独阎摩好像还挺享受美人服侍喝酒的样子,而紧那罗更是左拥右抱好不得意,至于鸠般茶则是冷酷的自顾自地饮酒,全然忽视了身边娇俏的陪酒侍女。

  「您就是天界的贵客吗?来嘛,喝一杯嘛!」

  苏利耶身畔娇媚的侍女端起酒杯,曼妙的柔软娇躯如同蛇一般贴着苏利耶的身子,诱惑地摩擦着,娇嗔的声音更是又娇又软,极爲勾人。

  这就是魔族的魅惑本能,对于全身散发着太阳般炽热和光明气息的太阳神神将,自然是极爲吸引魔族女性的,这名魔女柔若无骨地贴在苏利耶身上,衣着暴露,大眼水汪汪的,看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将他脱光,好好地享受一下天界男人的美味。

  「我不喜欢喝酒。」

  苏利耶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挣开小魔女身体的触碰。

  「不喜欢喝酒没关系,我喂您吃菜。」

  修罗王的侍女都是魔族里最极品的美女,这位侍女自然也是极爲擅长服侍男人,而且鸠般茶不过随便一扫就看出,这些个侍女虽然都举止妖媚,而且淫声浪语的,但是她们都是处子。看得出来,这些侍女都是修罗宫经过特殊训练的魔女,修罗王显然是别有用意了。听说修罗王故意让她们一直保持着完璧之身,等待一日派上用场。

  看来今日就是派上用场之时了。鸠般茶望向那边还在浅草和淩草姐妹环绕中兴致勃勃的修罗王,揣度着他的真实用意。

  「不用,我自己会吃,你先下去吧。」

  苏利耶被弄得极不自在,也根本就不买那位侍女的帐。

  「可是……」

  那侍女既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苏利耶,又看向修罗王求助。

  「好了,你先下去吧。」

  修罗王沖她微微一笑,朝她摆了摆手。

  美貌的侍女便略一行礼,便盈盈的一笑转身离去,但是鸠般茶怎麽都觉得那笑容里满是古怪。

  没想太多,鸠般茶也对身边的侍女冷冷道:「你也先下去吧。」

  那侍女便随之行了个礼,也下去了。

  夜叉见状,赶忙也劝退身边总黏在他身上,总要他喝酒的女人。

  再看那边,阎摩已经有了几分微醺的酒意,正被侍女服侍着一杯接一杯地喝酒。这也难怪,修罗王今天让他们喝的酒是魔界中的极品花酿,纯度极高,也极容易醉人。这些天界的贵宾们估计从来也没喝过这麽烈性的酒吧。

  而反观阿耆尼,他看起来还算清醒,但是那名妖媚的魔女却已经蠢蠢欲动地开始对他上下其手,阿耆尼鲜红的眸子半眯着,看起来更是妖冶动人,让那边喝酒的紧那罗偶然扫到,顿时忍不住失了会儿神。

  迦楼罗好奇地看着周围淫靡的情形,不禁有些害怕。这种场景想来天界中估计是不可能存在的罢。修罗王见状,略一思忖,便做手势示意浅草和淩草两人先下去。

  「天帝这次怎麽会让你来我们魔界?」

  修罗王突然对她发问道。

  迦楼罗吓了一跳,差点将面前的杯盏打翻,但随即她便脸红着道:「是我央求父亲让我出来的。」

  「那你爲什麽要来魔界?」

  修罗王看起来就像一个慈爱的长辈一般,对她微笑发问道。

  「在天界里不管到哪里总会有很多人跟着我。」

  迦楼罗有些不满地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天帝将你保护得很好。」

  修罗王的笑容中透出一丝邪魅。

  迦楼罗有些紧张地端起一只酒杯,小心翼翼地喝着酒,一边透过杯缘用眼神余光偷窥着另一边正冷漠地饮酒的鸠般茶,他冷峻的侧脸如同雕像般,与宴会上的其他人有着格格不入的沖突感。

  而那个全身裹着盔甲的魔睺罗伽就更让她心生诧异,到底她是个什麽样的人?

  爲什麽要把全身都裹在盔甲里面?

  正想着,修罗王突然起身道:「几位贵宾远道而来,实属不易。来吧,我们一起干一杯!」

  说着,他便举起一只斟满鲜红色酒液的酒杯,对衆人示意。

  「陛下太客气了,这次我们爲了签订友好条约的事情而来……」

  苏利耶刚刚开口,修罗王就摆手示意其停下。

  「不谈公事,我们今天不谈这个,」

  修罗王笑得既霸气又邪魅,「你们该知道我们魔族是个纵情声色的地方,你们也不需要像在天界一样拘束,尽情释放你们的欲望吧!这就是魔族的生活习性,你们既然来了,我们也应该尽尽地主之谊。来吧,干了这杯!」

  修罗王的话语不容置疑,其他人只好一一端起酒杯,修罗王第一个仰头喝下,其他人也随之喝下去,然而迦楼罗却喝到一半酒液被呛住了,只得放下酒杯。

  「公主,你还好吧?」

  伐楼那道。

  「我没事。」

  迦楼罗抚了抚胸口顺过气来后,摇头沖其微笑道。

  「好了,各位果然赏脸。来人啊,带几位贵客下去好好休息。晚上,还有更精彩的活动等着你们。」

  修罗王最后一句说得极其暧昧和引人遐思。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